对芙蓉街的关注掩藏的是我们对历史的热情
2019-08-30

    芙蓉街改造接近尾声。在媒体的持续聚焦下,这座城市和她的市民,对于自身历史的关注也渐渐走向一波新的高峰。

      19日,在府学文庙南广场,人们看到了新晋“网红”的“宝贝”们:清代石板已经完全露出脸来,仿佛从来没有被掩埋过;疑为“梯云溪”的古水槽则露出整齐的一边侧脸,好像在讲述自己的身世之谜;对大家敞开心扉的是那一段暗渠,手指没入清澈的泉水中,没错,是温暖的18℃,正正好。

      不远处,随着挖掘机的前进,不时有一些零星瓷片被挖出来。每一次,总能引起现场的一阵兴奋。芙蓉街改造工程,考古发掘已然站上C位。

      不论是媒体的聚焦,还是市民的关注,其实都是这座城市和人们对于过往的探究,以及求索自身历史的热情。

      而这种热情,一方面似乎有着“补课”的意蕴。就像旁边做锅饼的吴大叔,家里五代人都生于斯长于斯,回忆过去,他忍不住摇头遗憾,过去的好东西被留下来的太少了……另一方面,这种热情,也折射了人们对于历史的关注的升温。随着新泉、暗渠、清代石板、“梯云溪”等陆续被发现,管理方希望以后能在“保护好”的前提下,“露出来”“展出来”。理念的进步,何尝不是这项工程中这座城市最大的收获之一?

      当然,我们永远都有进步的空间。比如,如何让新发现的这些文物在景观设计上,达到保护和展示的最优结合?如何让明府城的复古之路,达到复古和现代的最佳组合?这些,都考验着我们的管理方。就像在路边“偷听”到的芙蓉泉边的管理方、施工方现场会,“芙蓉街代表了济南的形象,所以一定要做好。”

      另一个进步空间,或许在于这次“意外”发现,对于未来城市改造,尤其是老城改造的借鉴意义。对于可能存在考古发现的地方,我们是不是可以把预案做得更为充分,甚至让考古人员和施工方同步进场?至少是在动工之时,对于可能存在的文物或古迹保持足够的“警戒心”。

      离开文庙广场的时候,挖掘机仍然在向前掘进,是在为以后要掩埋的通信管道等“开路”。站在那里,我在想,这些管道代表的是现代生活的便利,而旁边的文庙和这些新出土的宝贝,则代表着古老历史的见证。置身于历史和现实重叠的两个“场”,真好。

    原标题:对芙蓉街的关注掩藏的是我们对历史的热情

    值班主任:颜甲

, 1, 0, 32);